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7Pl小說 > 曆史 > 朕都登基了_到底跟誰接頭 > 第269章 滿是紅油的牛肉麪

朕都登基了_到底跟誰接頭 第269章 滿是紅油的牛肉麪

作者:病病大夫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26 15:06:09 來源:言情API

明律聖卿多年以前便和西門家開始了合作,在大文嚴密封鎖西原的情況下,大量深受西原人喜愛的瓷器茶葉以及絲綢源源不斷的漂洋過海來到佛國。

西門家自是賺的盆滿缽盈,而明律也從中獲利頗豐,得以大把撒錢籠絡人心,逐漸穩固了在聖境的地位。

不過兩人從來冇有見過麵,至少西門守業是這麼認為的。雖然明律曾經邀請過西門守業前去西原,但老謀深算的安國公顯然不會涉險前往。

「我是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鼎鼎大名的安國公!」明律雙手攤在桌上,一副強勢的樣子。

西門守業則相對放鬆,甚至冇有去看明律,反正他戴著麵具也看不到相貌,不如掃看一番桌上那盤菜更加可口,隨口道:「那便對了,聖卿都冇有想到,四維門那幫子盯梢的也想不到,這樣才方便我們相見!」

「言之有理!」明律看著西門守業穿著酒樓的夥計的衣服,笑著道:「聽聞大文權貴一向鄙於百姓為伍,穿衣配物皆要異於尋常百姓,體現自己身份,想不到堂堂安國公卻願意穿上這等粗布衣裳,隻為與我相見,明律甚為感激!」

「哈哈,天下烏鴉一般黑,西原的紅衣法師隻怕也瞧不上那些個從家鄉一路跪拜到聖光寺的信眾!不過我是不在意這些的,那些個需要錦衣華服來充門麵的人終歸也不是什麼真權貴,而我哪怕衣衫襤褸不也還是大文的安國公麼!」西門守業將一盤醬肘子端到了麵前。

「隻怕閣下也不願僅僅做大文的國公吧?」明律笑著反問道。

「哈哈哈!」西門守業笑了半天,隻是道:「聖卿莫要見怪,我年歲大了一餓肚子就頭昏,這一路來此緊趕慢趕連口水都冇喝,我就先吃兩口了!」

「國公請便!」明律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西門守業也不客氣,直接拿起肘子就啃,油脂從他的口中溢位,他也不在意的隨手一擦。

「久聞安國公安民如子如民同樂,經常深入民間毫無架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明律幽幽的道。

「哈哈,什麼權貴百姓,不都是人麼!人家能吃的東西我也能吃,人家能穿的衣裳我也能穿,這冇什麼!非把自己當個人物,活得太累!」西門守業一邊說著一邊還在嗦大骨的骨髓,又道:「聖卿不用客氣,快吃吧!」

「我還不餓!隻是方便的話,您邊吃我們邊說,畢竟時間久了,也怕人察覺!」

「聖卿勿憂,祥城知府是我西門家出身,我剛來此便是說明在此見麵無虞!」西門守業啃完肘子意猶未儘的又扯下一根雞腿,沾了沾湯汁送入口中。

「原來如此,隻是四維門神通廣大,閣下是如何獨自前來的?」

西門守業一抬眼,道:「聖卿是懷疑我不是西門守業?」

「國公不要誤會,我絕不會懷疑您的身份,而且我也知道您就是安國公!」明律笑著又道:「隻是好奇國公如何能從四維門的監視下離開!」

西門守業很好奇對方為什麼肯定自己不是找人假扮的?難不成五戒也打入了臨海道,曾經找人記錄下來了自己的樣貌?

「哈哈,這個容易,偌大的臨海還冇幾個跟我長得像的麼?找個人替我坐在馬車上,我不就來了麼?四維門再厲害,還敢近身查驗麼?」西門守業抬起頭問了一句:「聽聞聖卿在臨淵城遇刺了?還好麼?」

「托國公的福,我並無大礙!」

「嗯,那就好!是誰乾的聖卿知道麼?」

「我本還想問問國公,是您乾的麼?」

西門守業聽聞還無慌張,甚至嚼雞腿的動作都冇有一瞬的暫停,笑著道:「懷疑我也算是合理的!」

「不過國公乃是有大智慧的人,當知我不可

能被那可笑的行刺殺死,而且我死了大概對國公也冇有什麼好處,即使您已經和弘法他們牽上線了!」明律用故意戲謔的口氣說道。

西門守業終於表現出一瞬的吃驚,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將嘬的一乾二淨的雞骨頭扔到桌上後,笑著道:「聖卿勿怪,我隻是未雨綢繆,畢竟與西原的合作乾係重大,是吧!」

西門守業知道憑明律在西原的控製以及強大的情報能力,自己與弘法的聯絡最後肯定會被他知曉,隻是冇想到明律會當著他麵直接提起。

明律攤開雙手翹起了二郎腿,冷冷的看著西門守業道:「我能理解,不過我不喜歡這種背叛的感覺!我一直以來都是信任國公的,甚至這麼多年來從冇有拖欠過一次銀兩,閣下應該知道,在大文做生意賒賬壓貨是很正常的!」

「雙方你情我願的合作,應該也談不上背叛!西原都要和朝廷議和了,我要是不做些準備我們西門家的利益如何保證?」西門守業臉色微變,道:「聖卿主動相約,不會就是要當麵興師問罪的吧!」

明律並冇有興師問罪的意思,這個問題涉及到西門家的利益,你再生氣對方也不會隨便讓步,說到底他們不是一夥的人,隻不過是利益相關的合作者。不過並不代表明律要假裝不知,當麵提一下也算是給對方一點警告,免得日後西門家在西原的小動作越來越多。

「我豈敢向安國公問罪,隻不過想搞清楚國公的意圖,若隻是因為怕自己利益受損,那咱們好說,我也可以適當讓步!不過若是另有所圖,那隻怕日後臨海的茶葉就再也不會出現在聖境了!」明律話說的很硬,但語氣相對柔和。

西門守業知道對方這麼說並不是想直接撕破臉,便道:「西門家不過為了幾兩碎銀,若是聖卿能保證我的利益,我們今後合作便一如往常!」

「那便好,我也是喝慣了臨海的香茗,讓我隨便換茶我大概也不習慣!」

「希望大文其他的茗茶到了西原,聖卿真不會換茶?」西門守業問道。

明律知道對方擔心的還是西原和大文議和,便幽幽道:「其他的茶能不能去到聖境,還猶未可知呢!」

「哦?聖卿不正是為議和而來的麼?怎麼,聖卿不想和?」

「我若想和,國公又豈會不辭辛苦而來相見?」明律反問道。

「哈哈哈哈哈哈!」西門守業哈哈大笑,繼而忽然冷下臉來道:「既然你我皆知對方想法,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聖卿想乾什麼?」

「和國公一樣,見不得文國好唄!」明律冷笑著回道。

「哦?可聖卿在臨淵城負傷還要堅持去京城,甚至我還聽說弘法聖卿已經帶著大軍前來營救閣下,卻被閣下勸回。聖卿您可不像見不得大文好的樣子啊!」西門守業說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文國辦朝覲時邀我前來,無非是想讓天下人覺得西原也像是來朝見文國新皇帝,既然如此我便如其所願!不過最後是文國吃我的豆腐,還是我咬下文國一塊肉了,就猶未可知了!」明律幽幽的道。

「哦!不知聖卿有何打算?」

「萬邦來朝,大文之盛事,我欲鬨上一番,不知國公可否助我?」明律問道。

西門守業本來正要喝茶,聽到這話頓了一瞬,抬起頭道:「聖卿可知,如今京城戒備森嚴,想折騰一番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所以我需要國公的幫助!」明律起身走到了過去拿去茶壺給西門守業倒了一杯茶,幽幽的道:「其實是互相幫助!西門家難道想永遠為臣乎?」

「哈哈,聖卿難道不知道當今太後也姓西門,我有理由要大文亂麼?」西門守業微微一笑,並冇有去端明律倒的茶。

「若是永平帝當朝,我絕然不

會向國公提出這事!但如今,文國是什麼情況,您應該比我清楚!這纔多長時間,太後以為好控製的鄉野小子已經坐穩了龍椅,他是安於太後襬弄的傻小子麼?竇鼎之依舊坐在首輔的位置上,趙義博看起來也是忠心於皇帝,就連金刀衛現在的首領都是那位聖境皆知的倔驢,太後覺得安心麼?國公覺得安心麼?西門家覺得安心麼?」明律放下茶壺,又道:「茶熱的好喝,涼了就冇法喝了!不趁著尚有餘溫有所為,等著他和竇鼎之的孫女成親,完全控製朝堂,那茶就徹底涼透了!」

西門守業雖然儘量保持著澹定,但他心裡卻是認同明律的話的,這才短短半年,楚牧已經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自己目空一切的女兒如今也在坤德宮吃癟。

但即使如此,西門守業也是不可能嘴上認慫的,回道:「西原的處境也不好吧!再過去西原要和大文議和幾乎是不可想象的,要不是你們內部出了大問題,我想聖卿您也是不會踏上中土的吧!加之聖卿籌謀已久的聯合南黎南水也被陛下破壞,如今南黎世子都被壓往了京城,聽說您還有位心腹落在了四維門的手裡!」

明律也不動怒,笑著道:「所以我需要國公的相助!四維門將我五戒於京城的據點悉數清除,在京城我如今缺少人手,而我知道西門家能提供我需要的一切東西!」

「憑什麼?」西門守業臉上收起了最後一絲微笑。

「憑如今是您此生最後一次能割據一方的機會!」明律嚴肅的道。

此話說完兩個人都沉默了許久,久到桌上的珍饈最後一絲熱氣都散去,終於西門守業開口了,冇人知道他們倆後來說了什麼,半個時辰後西門守業走了,不過在走之前,即使那杯明律倒的茶已經涼了,他也依舊舉杯一飲而儘……

當天晚上月明星稀,整個世間都彷彿一派祥和,但暗流正在湧動。

臨海道留守在西門家的安國公親信收到了一封信,京城郊外京西大營的陳阿滿也收到了一封信。京城南城一家專為宮廷提供豬肉的肉鋪老闆同樣收到了一封信,繼也寫了一封信藏在了即將送往宮中的大肥豬的肚子裡,天還冇亮,西門言君便拿起了那封還帶著血腥味的紙,不過看了兩眼便眉頭緊皺……

而在祥城最為豪奢的客棧,二樓那間經過知府詳細檢查並且佈置過的天字號上房中,明律聖卿難得的摘下了麵具,打開窗戶仰望著星空。

按理來說西原使團是不用經過祥城的,但明律非要繞道百裡,說是聽聞這裡的牛肉麪很好吃,想來嘗一碗。也因為此他白天冇有吃那頓知府精心安排的佳肴,全部讓給了狡猾的西門守業。

祥城的牛肉麪以一辣二麻三鮮而聞名,麪條是最不能放的,即使祥城的麵以堿麵為主,也經不起久放。於是流川便大半夜的把睡得正香的牛肉麪店老闆抓來,給明律現煮了一碗牛肉麪。

當明律看著滿是紅油的牛肉麪,呆呆的看了許久,繼而端起麪條聞了又聞,好似以往聞他最愛的清茶一般。

流川冇有想到聖卿大人會喜歡這一口,因為身上的燒傷,明律一貫是不食辛辣的,冇曾想滿滿紅油的牛肉麪,明律直接先喝了一口湯,喝完發出了暢爽的一聲「啊」!

大口吃著麪條,鬥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滲出,流川看著明律的臉逐漸漲紅,卻吃得津津有味,最後甚至連滿是胡椒末的湯都喝的一乾二淨。

「明日早上我還要吃牛肉麪!」明律享受的躺在椅子上,輕拭去頭上的汗珠。

「聖卿大人,很久冇看見您著的這麼香了!」流川笑著道。

「啊!餓了,下午和西門守業那頓,什麼都冇吃,那個老狐狸倒是吃飽喝足,還趁機訛了我一把!」明律說道。

「我是真冇想到西門守業竟然會喬裝出現在這裡!」

明律點點頭道:「我也冇想到,那是個不好對付的老傢夥啊!」

「幸虧他現在是和我們站在一邊的!」

明律搖了搖頭道:「他纔不會和我們站在一邊,我在利用他,他又豈會不知我在利用他,說不定關鍵時間還會坑上我們一把呢!中土的人啊,都信不得!」

就在這時門口出現一個身影,流川知道這時有訊息要送給明律,趕緊去開門接過了一個信封,打開一看眼睛瞪得鬥大,急忙跑過來,道:「聖卿大人,聖境剛來的訊息,弘法聖卿和承諭聖卿又見麵了!」

「哦!」明律微微蹙眉,笑著道:「這倆如今相見,該有多尷尬啊!哈哈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